<strike id="bnnjf"><dl id="bnnjf"><ruby id="bnnjf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th id="bnnjf"><noframes id="bnnjf"><strike id="bnnjf"></strike>
<th id="bnnjf"></th>
<th id="bnnjf"><noframes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
<th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/video></th>
<th id="bnnjf"></th><span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bnnjf"></th>
<th id="bnnjf"></th><span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ruby id="bnnjf"></ruby>
手機版本

上海心理咨詢

咨詢解答| 公益講座 機構分部| 招聘專區
021-37621430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彭瑞林解讀人生 >

老公,我穿哪件衣服好看?

時間:2017-07-18 08:35來源:未知 作者:上海心理咨詢 點擊:
老公,我穿哪件衣服好看?
難得休息,老婆也盼了很久,盼我能夠有一個周末陪她出去買件衣服。說實話,老婆跟了我這么多年也真不容易,含辛茹苦把幾個孩子帶大,無怨無悔,但在我的記憶里,至少有十年,沒有陪她買過衣服了。
 
有人說我老婆越來越漂亮了;也有人說我老婆越來越會打扮了;還有人說我老婆越來越年輕了。
 
說實話,我還真沒有這個感覺。
 
真正、我的審美觀總是很糟糕,這是我最不自信的地方;
 
第二、俗話說:久居芝蘭之室而不聞其香,三十年的夫妻,年輕時的那種激情、戀愛時的那種愛情,隨著時間的推移,已經慢慢地被生活、孩子、工作而替代,“老婆”作為一生最愛的人已深深溶解在血液中,與自己融為一體了。
 
所以,究竟老婆漂亮不漂亮已經不再是關注的重點了。但“好男人三從四德”之“老婆打扮要等得”,這句話我還是記得很清楚的。
 
每次出門,我老婆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,用她的話說:這是對別人的尊重。
 
每次出門前,她都要問我同樣一句話:老公,我穿這件衣服好看嗎?
 
好看!我的回答每次也都是這么肯定。
 
這一件呢?好看嗎?
 
好看!我一如既往地堅定我的觀點。
 
那我穿哪件真正看呢?
 
我老婆穿哪件都是真正看的。
 
我真的不知道我的這句話是否違心,不過我知道,這個回答我老婆肯定會開心!
 
哎呀,到底哪一件嘛?老婆拿不定主意,仍然窮追不舍地問。
 
這個時候,我就會調笑:光著屁股出去估計更好看!
 
這時,老婆會裝模作樣地嘆口氣,嗔怪著說:老公,那樣的話,你就沒老婆了,警察叔叔會把你老婆送精神病院去了。
 
我發現啊,陪老婆逛商場真正的好處就是:可以調節焦慮癥。
 
大半天,商場80多個品牌店,老婆是逐個兒地逛,她真有耐心,一點都不煩躁。
 
她一邊饒有興致地逛,一邊不停地安慰我:老公,別急??!買好了我們就回去。
 
這個時候我的回答就特別的違心:沒事的老婆,慢慢逛,我們有的是時間。
 
我還能說什么
 
陪老婆逛商場,其實最受歡迎的人是我,而不是我老婆,因為每到一個品牌店,只要我老婆問我:老公,我穿這件好看嗎?我的回答都是一如既往而且還非常堅定的一句話:好看!
 
每個促銷員給我老婆介紹的服裝,我都是統一回答:對,很好,很好看!
 
每次老婆要離開之前,我都會說:媳婦,這么多好看的衣服,你再看看吧?這么好看的衣服,你買一件吧?
 
促銷員聽了,一般都會大受感動,她們會異口同聲的對我老婆說:大姐,您看我大哥對您多好??!您真有福氣找了這么好的一個老公!大哥,您真好!
 
哈哈哈哈!真受用??!
 
其實,我心里的真實想法是:趕緊買上一件,走人吧!
 
我太了解我老婆了,她的要求是很高的、是很嚴格的,就像當年找我做她老公一樣,嚴格把關,寧缺毋濫。
 
老婆終于找到一套自己感覺不錯的款式了,試穿后問我:老公,這套好看嗎?
 
好看!
 
再換一套顏色后問我:老公,這套呢?
 
好看!
 
這兩套中你覺得哪套真正看?
 
哪套都好看。
 
那你覺得我買哪套好?
 
兩套都買吧,換著穿!
 
哈哈哈,把那個促銷員高興的??!大姐,您老公對您怎么這么好??!真讓人羨慕!
 
哈哈哈!羨慕吧!
 
其實我知道,我老婆才不會亂花錢呢,買一套她還要掂量掂量呢。
我想吃你的珍珠
<strike id="bnnjf"><dl id="bnnjf"><ruby id="bnnjf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th id="bnnjf"><noframes id="bnnjf"><strike id="bnnjf"></strike>
<th id="bnnjf"></th>
<th id="bnnjf"><noframes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
<th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/video></th>
<th id="bnnjf"></th><span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bnnjf"></th>
<th id="bnnjf"></th><span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bnnjf"><video id="bnnjf"><span id="bnnj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ruby id="bnnjf"></ruby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